/

当前位置:

细数三大亮点!上海地方金融监管领域诞生首部专门立法
2020-04-15

2020年4月10日,市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施行,这也是本市地方金融监管领域的首部专门立法



条例凝聚了各方心血,凸显了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特色,为加强本市营商环境建设和三大攻坚战中的重大风险防范工作作出贡献。条例还为上海的创新发展和给予上海的国家战略任务进入“密集施工期”提供法治保障作出贡献。



条例有哪些亮点呢? 

亮点一

建立了与地方金融“7+4”相匹配的监管体系


条例的一大亮点在于赋予了地方金融管理部门监管权与执法权,完善了地方金融组织的行为规范,规定了相匹配的监管措施和法律责任。这些详细的规定,也体现了上海一贯的“精细化”管理作风。


按照国家授权,地方金融组织并非指单一行业、单一组织、单一机构,它包括了小额贷款公司等七类行业,以及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授权地方人民政府监督管理的具有金融属性的其他组织。条例充分考虑了地方金融组织各行业发展不平衡、差异性较大等特点,从监管共性出发完善了地方金融组织行为规范,并构建市区两级监管体系,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条例明确了地方金融监管对象的范围,“可有效地规范相关金融活动”,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琰说。


条例第二章详细规定了地方金融组织的行为规范,对此,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副教授肖宇评价:“本条例规定了地方金融机构的备案、审慎经营、经营信息报送、重大风险事件报告等义务,以及董监高的忠实勤勉义务,并明确了严禁非法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发放贷款等行为底线。”


在监管措施方面,条例构建了非处罚行政监管措施(如监管谈话、通报批评)和行政强制措施(如查封、扣押),从温和到严厉的多层次的监管措施,据风险的大小采取不同的监管强度和手段,更具有针对性。


另外,还引入了信用管理,建立地方金融组织的信用档案,并归集到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与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对被列入严重失信名单的地方金融组织的相关人员实施联合惩戒,将对组织与个人形成有效的约束。在法律责任方面,条例设置了罚款额度,以威慑违法行为,提高违法成本。


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黄韬说:“有特点的是,条例对于地方金融监管机构在监管执法过程中可以采取的诸如监管谈话、责令公开说明、责令定期报告、出示风险预警函、通报批评、责令改正等行政监管措施予以了明确规定,从而尽可能保障了地方监管部门的职责与权力的匹配与对称。”


系统性风险的防范需要建立顺畅的信息通道,以及中央与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公检法、市场监管、网信通管等部门有效的协作机制。


亮点二


形成金融风险防范与处置合力


条例的又一大亮点是,上海市政府将建立在在国家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指导和监督下的市金融工作议事协调机制,形成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央地联动”,特别是市金融工作议事协调机制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地方协调机制在信息共享、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等方面的协作。


对此,条例第四章作了专门规定,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在沪派出机构、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公安机关,市场监管部门,网信、通信管理等部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其他相关行业主管部门都有各自的职责,“分工”明确,责任到位,例如“市场监管部门对涉嫌违法违规开展金融业务的一般登记注册企业加强名称、经营范围和股东的登记管理,依法开展失信行为的联合惩戒”“网信、通信管理等部门对涉嫌违法违规开展金融业务的企业,依法采取暂停相关业务、关闭网站等处置措施”。


在风险处置方面,由地方金融组织承担主体责任,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可依法实施暂停业务、责令停止设立分支机构等风险防控措施。在市场失灵的时候需要政府及时干预以避免风险的扩散。对此,条例第三十二、三十三条作了详细规定。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条例第三十条明确规定了备受社会关注的“非法集资风险防范处置”:“市、区人民政府承担本行政区域内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制定风险突发事件应急处置预案,组织、协调、督促相关部门做好对非法集资活动的监测预警、性质认定、案件处置等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由此可见,在非法集资的处理中,市、区人民政府作为第一责任人,各部门依法履职,形成防范处置区域金融风险的合力。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中国商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倪受彬说:“条例在发挥自律管理、鼓励金融创新,特别是创新监管方面有很多亮点,比如数据平台的归集与风险预警功能。”


亮点三

为创新发展与国家战略任务提供法治保障


创新是发展的动力,监管要给金融创新发展的空间,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采取与地方金融组织创新发展相适应的监督管理措施,针对不同业态的性质、特点制定和实施相应的监管细则和监管标准。这是条例的又一大亮点。同时,条例为国家战略任务提供法治保障。


例如,条例授权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及临港新片区等区域,试点金融产品和业务创新,以及监管创新。对于金融科技,地方在协同中央监管的基础上,推动金融科技的发展。条例第七条对此作了详细规定。


吕琰认为,围绕上海建设“金融科技中心”的战略,条例不仅对金融科技和金融创新给予了支持,而且还特别强调了监管工作中对科技的应用。


肖宇教授说:“本条例与《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分别从促进与监管的角度,共同促进上海金融的发展,形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联动。”


同时,条例还探索长三角区域的监管合作,形成横向和纵向的有效监管合作网络。条例第八条规定:“本市完善长江三角洲区域金融监管合作机制,建立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监管执法联动机制,强化信息共享和协同处置,推动金融服务长江三角洲区域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供稿:上海人大全媒体平台

-END-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256号华夏银行大厦1201室

邮编:200120

总机:+86 21 5093 2722、+86 21 5093 3665

传真:+86 21 5093 3871

邮箱:info@weiislaw.com




微信公众号
移动网站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