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王泽鉴:民法典中人格权独立成编的争论及意义
2020-06-30


2020年5月28日,经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正式通过,中国正式步入民法典时代。中国民法典在形式上最大的特点是其独特的七编制结构: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和侵权责任;这是一个极富原创性的新体系。众所周知,传统的民法典体系,以法国式的三编制(人-财产-取得财产的各种方式)和德国式的五编制(总则-债法-物权-家庭-继承)为代表。相对于这些传统的民法典模式,中国民法典新增了单独的合同编、人格权编以及侵权编;这些都是中国民法典的重要创新。民法典制定时为何要将人格权独立成编?自成体例的人格权编的规范内容都有哪些,如何适用?为此,我们特别刊登台湾大学名誉教授王泽鉴先生关于“人格权独立成编的争论及意义”方面的思考,以飨读者 ~


往期推送:

特稿一 | 王泽鉴:民法典的中国特色与理论创新

特稿二 | 王泽鉴:民法典为何没有债编?




人格权保护被认为是民法的基本任务。民法典第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将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加以私法化,作为民事权利的基础。


在民法典制定过程中,最具争议的问题是,人格权应否独立成编,抑仅须强化侵权责任编对人格权的保护。赞成前者的,强调独立成编有助于对人格权的保护,彰显大陆民法的主要特色;反对独立成编的,认为增强侵权责任法保护的规定,亦可达此目的,并可维护民法体系完整 体系正义 。


经过激烈的辩论,民法典在第四编规定人格权,其理由应系认为基于历史经验,应更进一步强化对人格权的保护,提升法院对处理人格权的认识,促进人格权法在理论及实务中的发展。





人格权编的规范内容




1.请求权规范基础


民法典第995条第1句规定:



人格权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有权依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规定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



所谓本法,系指民法典,尤其是侵权责任编的规定。由此可知,人格权编本身并未明确规定人格权受侵害的请求权规范(要件及效果),其所规定的多属个别人格权的概念、保护范围,从而必须连接于侵权责任法始能适用。


在此意义上,人格权编系侵权责任法的辅助规范(不完全法条、定义性、补充性规定),不具法之适用的完整性,此亦为学者反对人格权独立成编的重要理由。



2.人格权的基础及概念


民法典第990条规定:



人格权是民事主体享有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等权利。除前款规定的人格权外,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



本条规定涉及人格权的基础及概念,分三点加以说明:


2.1 人格尊严(或人性尊严)系人格权的伦理基础。人格尊严系人之所以为人,以人为目的,而非以人为手段的价值理念。


2.2 民法典未设一般化的人格权,似在避免采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所创设的一般人格权,而列举规定个别人格权,未有一个上位的人格权概念,作为解释或发展个别人格权的基础。民法典第990条第2款所谓“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究指何而言,与“人格权”有何不同?


2.3 值得参照的是台湾地区“民法”第18条规定:“Ⅰ人格权受侵害时,得请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时,得请求防止之。Ⅱ前项情形,以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为限,得请求损害赔偿或慰抚金。”人格权具体化为生命、身体、健康、自由、名誉、隐私、贞操等其他人格利益 台湾地区“民法”第194条、第195条 。此等人格法益乃人格权的具体化,属个别人格权。





言论自由与人格权保护




人格权编特具意义的是第1025条关于言论自由与人格权(尤其是名誉权)的规定。民法典第1025条规定:



行为人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影响他人名誉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捏造、歪曲事实;(二)对他人提供的严重失实内容未尽到合理核实义务;(三)使用侮辱性言辞等贬损他人名誉。



第1026条规定:



认定行为人是否尽到前条第二项规定的合理核实义务,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内容来源的可信度;(二)对明显可能引发争议的内容是否进行了必要的调查;(三)内容的时限性;(四)内容与公序良俗的关联性;(五)受害人名誉受贬损的可能性;(六)核实能力和核实成本。



言论自由具有自我实现、促进民主制度的发展、真理追求的价值。人格权体现人性尊严与人格自由发展,名誉则为人的第二生命。二者系同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应区别言论究为事实陈述或评价,而认定其侵权责任。民法典第1025条及第1026条系针对事实陈述的言论而为规定,深值肯定。关于评价性言论 例如指称某公职人员任事无能、浪费公共资源,则应采以言论是否善意正当评论的审查基准。





侵权责任与人格权法的协力:

请求权基础的建构




人格权受侵害时,如何请求加害人承担民事责任?侵权的民事责任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等 第179条 ,此种防御请求权须侵害行为具有违法性,但不以行为人有过错为要件,即不以成立侵权行为为必要。


被害人以人格权受侵害请求加害人承担损害赔偿时,须以侵害行为具备侵权行为的要件为前提。


民法典第1165条第1款规定: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所谓他人民事权益包括人格权在内。民法典第1165条系人格权侵权责任的请求权基础(要件与效果,完全法条)。人格权编的规定系侵权责任编的辅助性规定(不完全法条),前已说明。此种规范模式造成法律适用的复杂性,从而在处理个案时必须结合侵权责任编及人格权编的相关规定,始能建立完全的请求权规范。


例如甲侵害乙的名誉,乙向甲请求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试就此例简示其请求权基础构造:



据前述人格权保护的规范构造可知,人格权保护的请求权基础在于侵权责任编,人格权编系辅助性规定,不具完整性,在立法技术上可以被纳入侵权责任编加以规定。惟诚如前述,人格权的保护具有历史经验及现实必要,系民法的基本任务。


人格权独立成编具有宣言性、引导性的重大意义,可以进一步增强个人的人格自觉,巩固人格尊严理念,使法院认真对待对人格权的保护,体现受宪法保障的人身自由及人之尊严,以民法为基础,扩大及于公领域,建构一个以保护人格尊严为核心价值的法治社会。





结语:寄望于法律人




民法典的制定,总结了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体制改革、法学发展与民事立法,具有维护权利、适应社会发展的重大长远的历史意义。其主要目标在于建设一个维护人格尊严、保障私权、自由平等的私法秩序和法治社会。


民法典的中国特色包括重构法人制度,创设公有制物尽其用的物权种类,合同法违约责任的国际化及现代化有助于推动市场经济,婚姻家庭及继承法贯彻了婚姻自由及男女平等原则。立法技术影响法典的风格和质量,规范密度不足,未能建构明确的请求权规范(要件及效果),有赖法之解释及法之续造,使其更为完善。最具争论的是民法典未设债编,人格权独立成编,二者攸关民法体系的逻辑性及一贯性,造成法律适用的困难。


民法典的出台,使中国法学研究及法律教育担负艰巨的任务。德国法学家Zitelmann于1900年“德国民法典”施行后担任柏林大学校长,在其著名的就职演说“论法之漏洞”中,特别提到“培养具有法之理念,能够宽广地适用法律,符合社会需要,促进法律进步的法律人,是国家未来最大的寄望”,具有启示性。



————————

✲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法律适用”,原标题为「王泽鉴:中国民法典的特色及解释适用」,经授权转载


王泽鉴,1938年出生于台北。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律系,获德国慕尼黑大学法学博士。师从拉伦茨教授,研究民法及法学方法论。曾担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访问教授,并在英国剑桥大学、伦敦大学政经学院、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历任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系主任及法律学研究所所长,讲授民法、劳动法及比较民法。曾任台湾比较法学会理事长,台湾民法研究基金会董事长,台湾大学马汉宝法学讲座教授。

-END-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256号华夏银行大厦1201室

邮编:200120

总机:+86 21 5093 2722、+86 21 5093 3665

传真:+86 21 5093 3871

邮箱:info@weiislaw.com




微信公众号
移动网站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